当前位置: 国民彩票手机版 > 网上商城 > 正文

马录

时间:2019-10-14 22:56来源:网上商城
马录,字君卿,信阳人。正德三年进士。授官固安知县。做官廉明,征为御史,巡按江南诸府。世宗即位,马录上疏说:“江南之民最苦粮长。白粮输送内府一石,大致耗费四五石。其

马录,字君卿,信阳人。正德三年进士。授官固安知县。做官廉明,征为御史,巡按江南诸府。 世宗即位,马录上疏说:“江南之民最苦粮长。白粮输送内府一石,大致耗费四五石。其他像酒醋局、供应库以至军器、胖袄、颜料之类的东西,输送到内府的,耗费也相同。”户部侍郎秦金等人请求听从马录的话,下令一石只加耗一斗,毋得苛求。中官黄锦诬告高唐判官金坡,皇帝下诏令逮捕金坡,株连五百多人。马录说“:祖宗内设法司,外设巡抚、巡按,百多年刑清政平。在先帝时,刘瑾、钱宁之辈蛊惑圣聪,动不动就派遣锦衣官校,导致天下汹汹。陛下正努力新政,没有预料到有高唐这样的命令。”给事中许复礼等人也这样说,拘狱才得以少解。嘉靖二年考察天下百官,被贬黜的大多是讦攻过抚、按短处的人,因马录的话才被禁止。 五年出按山西,此时发生妖贼李福达的案件。李福达是崞人,起初坐妖贼王良、李钺的党徒之罪,谪戍山丹卫。逃跑回来,改名李午,被清军御史发现,再戍山海卫。又逃跑居住在洛川,用弥勒教诱使愚民邵进禄等人搞叛乱。事情被发现,邵进禄伏诛,李福达先回家,得以幸免。更改姓名为张寅,在徐沟之间来往,因进献粮食得官太原卫指挥使。他的儿子大仁、大义、大礼都冒充京师匠籍。李福达用炼丹术攀附武定侯郭勋,郭勋非常信任宠爱他。他的仇人薛良向马录诉讼这件事,马录进行按问觉得真实。令洛川父老交杂辨认后,更加相信。郭勋因而写信送给马录祈求免查,马录不从,偕同巡抚江潮书写案状上报,并且弹劾郭勋包庇奸人扰乱法律。奏章下到都察院,都御史聂贤等人所言又如马录上奏的一样,竭力说郭勋偏袒逆罪。皇帝下令将李福达父子处死,妻女为奴隶,没收他们的财产,责问郭勋回答具体情况。郭勋恐惧,乞求皇恩,并替李福达辩解,皇帝置之不理。 这时给事中王科、郑一鹏、程辂、常泰、刘琦、郑自璧、赵廷瑞、沈汉、秦..、张逵、陈皋谟,御史程启充、卢琼、邵豳、高世魁、任淳,南京御史姚鸣凤、潘壮、戚雄、王献,评事杜鸾,刑部郎中刘仕,主事唐枢,都交章弹劾郭勋,说他罪当连坐。郭勋也多次自己申诉,并且说是因为议礼触犯了众怒,皇帝心有所动。郭勋又求乞张璁、桂萼援助他。张璁、桂萼向来恶恨廷臣围攻自己,也想借这件事舒展宿愤,于是说诸位大臣内外交结,借端陷害郭勋,准备逐渐陷害诸位议礼的人。皇帝深深听信他们的话,但朝廷臣僚不知道这件事,攻击郭勋更加急切。皇帝更加怀疑,命令提取李福达等人到京师下三法司审讯,既而又命令会合文武大臣再审讯他,都没有异言。皇帝恼怒,准备亲自审讯,因杨一清的话才止息,仍下廷审讯。尚书颜颐寿等人不敢自持,改拟妖言律斩。皇帝更愤怒,命令法司都戴罪办事,派遣官员前往拘囚马录、江潮和前此问讯官布政使李璋、按察使李珏、佥事章纶、都指挥马豸等人。这时李璋、李珏已迁都御史,李璋巡抚宁夏,李珏巡抚甘肃,都被下狱并当廷审讯。于是颠倒前案,要薛良抵偿诬告之罪。 皇帝因罪没有涉及到马录,非常恼怒。命令张璁、桂萼、方献夫分署三法司事。将尚书颜颐寿,侍郎刘玉、王启,左都御史聂贤,副都御史刘文庄,佥都御史张润,大理卿汤沐,少卿徐文华、顾亻必,寺丞汪渊等全部下狱,严刑推问,于是搜马录的小箱子,获得大学士贾泳、都御史张仲贤、工部侍郎闵楷、御史张英和寺丞汪渊的私人信件。贾泳引罪辞官离去,张仲贤等人也被下狱。桂萼等人向皇帝上奏说:“给事中刘琦、常泰,郎中刘仕,声势互相倚恃,挟私仇弹事,帮助马录杀人。给事中王科、郑一鹏、秦..、沈汉、程辂,评事杜鸾,御史姚鸣凤、潘壮、戚雄,连结妄奏,助成奸恶。给事中张逵,御史高世魁,正希望张寅就死,得以诬陷郭勋谋逆,他们一起连名,同声嫁祸。郎中司马相乱引事例,故意增减,行私罔上。近者言官结党求胜,在朝廷内则以公卿为奴隶,朝廷外则以司属为草芥,任性恣横,恐怕不是一天两天了,请皇上大大振奋干断,以彰国法。”皇帝采纳他的话,一并将诸位大臣下狱,收囚在南京刑部。 开始,廷臣会集审讯,太仆卿汪元锡、光禄少卿余才偶尔说道:“此狱已经得情,为何要再审讯?”侦察的人向桂萼告密,桂萼报告给皇帝知道,也将汪元锡、余才逮捕问罪。 桂萼等人于是大肆拷问。马录受不了刑,自己诬陷自己说是故意加罪他人。桂萼等人于是定下罪书,说张寅并不是李福达,马录等人怀恨郭勋,构成冤狱,据此列出诸臣罪名。皇帝完全听从他的话。谪戍极边,遇到大赦不宽免的有五人:李璋、李珏、章纶、马豸、前山西副使迁大理少卿的徐文华。谪戍边卫的有七人:刘琦、张逵、常泰、卢琼、程启充、刘仕和知州胡伟。被贬斥为民的有十一人:聂贤、王科、郑一鹏、秦..、沈汉、程辂、高世魁、任淳、姚鸣凤、司马相、杜鸾。被革除官职闲住的人有十七名:颐寿、刘玉、王启、汉潮、刘文庄、汤沐、顾亻必、汪渊、汪元锡、余才、闵楷、张仲贤、张润、张英、潘壮、戚雄、前大理寺迁佥都御史毛伯温。其他的人下巡按逮捕问罪被革职的,有副使周宣等五人。薛良抵死罪,众证人都戍边关,张寅复职。马录因故意将人入死罪而未判决,当罚服劳役。皇帝认为这太轻了,想问他奸党贼律斩。桂萼等人说张寅没有死,而马录代替他死,恐怕天下不服,适宜永远守戍烟瘴地,并延及他的子孙。于是守戍广西南丹卫,遇到大赦也不原宥他。皇帝意犹未足,对杨一清等人说:“与其祸及后世,不如诛止他一身,根据《舜典》‘罚不要牵连到后嗣’之意行事。”杨一清说:“祖宗制律具有成法,马录的罪没有达到死律。如果法外用刑,官吏将缘借它来作奸,让人手足无措。”皇帝不得已,听从了他的话。因桂萼等人平反有功,在文华殿中慰劳他们,赏赐二品官服薪俸、金带、银币,给三代诰命。于是编《钦明大狱录》颁布告示天下。当时是嘉靖六年九月初八。到十六年,皇子降生,全部赦免。诸位被谪守戍边关的人都被释放回来,只有马录没有赦免,竟然死在边关戍所。

编辑:网上商城 本文来源:马录

关键词: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张芹